疫情引爆在线教育需求 资本入局蓝海掘金 | 牛指财经

疫情引爆在线教育需求 资本入局蓝海掘金

admin 期货直播 2020-04-17 136 次浏览 疫情引爆在线教育需求 资本入局蓝海掘金已关闭评论

每一只“黑天鹅”都会带来行业阵痛,【恒指期货】每次阵痛往往伴随着行业洗牌。   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倒逼了教育模式革命。和过往民间教育企业推动的补课等在线教育不同,从小学到MBA,这场疫情把几乎所有的课程都逼上了互联网,“不在线无教育”是现在的真实写照。   K12教育是中国近几年来最欣欣向荣的消费市场之一,《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首先在线的正是这些市场化程度较高的K12机构。   “春节后,线上咨询量增长了近10倍,成交周期也从以前的14~30天缩短为1~3天。”在线教育技术服务商云朵课堂疫情期间遇到了很多变化,云朵课堂创始人兼CEO李磊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疫情之前,K12和职业教育的客户各占40%,而疫情期间的客户基本都来自K12领域。”   李磊早已开始着手准备迎接线下K12培训机构的线上转型潮。“从去年上半年开始,我们将K12领域的客户增量作为重点方向,做了很多针对K12领域的产品功能迭代。”而这次疫情无疑加快了转型潮的到来。   对于传统线下机构转型线上的最大挑战,凯辉基金投资总监徐真认为:“转型的核心难点不在技术,毕竟目前已经有不少线上教学平台可以选择。难点主要在于,如何培训线下老师快速掌握线上工具以及线上授课的技巧,如何做线上用户运营,以及未来如何和线上原生的互联网教培机构比拼线上潜在客户的触达效率等。这些线上的营销、获客和运营能力都是原本线下机构不具备的,所以掌握起来并不容易。”   排在第二位的是线下素质教育机构,带有强线下属性的素质教育不能开课则意味着没有新收入,场地费和人力成本是压在身上的重担。虽然在线素质教育一度被认为是新的蓝海,但至今尚未出现真正盈利的龙头企业。   李磊认为,素质教育线上的环节还不成熟,很多东西没办法在线上解决,本质上是由用户的消费习惯决定的。“在线的授课形式一般就是采用PPT和摄像头两种,对于K12更多的是音视频多人互动;对于职业教育,更多的是大讲堂,学员讨论区文字互动;而对于素质类教育,比如说舞蹈、音乐和体育,需要更多的肢体互动,线上体验就没有那么好,家长就更希望孩子在线下学习。”李磊说道。   疫情之下,素质教育“线下融合,线上发展”成为自救的必要措施。万国体育CEO张涛认为,尽管疫情结束后素质教育可能仍将回归线下,但疫情敲响的警钟是,尽快建立和完善线上服务体系,用线上手段完善补充线下体验,增加线下客户的满意度和粘性,有余力的情况下还可以做更多的尝试和创新。   疫情带来了线上教育的普及,提高了在线教育的渗透率;也迫使线下机构做线上转型,增加产品线或提供线上增值服务,从而提高线下机构的竞争力。长远来看,疫情加速了整个教育行业线上线下融合的OMO(平台型商业模式)趋势。   这次疫情中,全日制学校也加入了教育信息化加速的行列。1月20日,宏泰财富直播室企业级视频云服务商保利威陆续开始接到客户需求;2月8日,线上接入的咨询量相比往常呈现10倍到20倍的增长,公司从销售、技术到客服全员上阵;2月12日,“停课不停学”的通知发布,通宵达旦的工作状态成为保利威员工的日常。   “我们的客户群已经达到50多个,每个群都有几百个客户,以前都没有这种微信群运营。”保利威创始人兼CEO谢晓昉说道,“2月12日,保利威整个平台的并发量(同时在线)超过1100万,远远超过2018年世界杯开幕式372万并发量的纪录。”   不过不同于以K12校外培训机构为主的云朵课堂,疫情期间保利威新增的客户90%来自公立学校。疫情发生前,职业技能教育在保利威教育类客户构成中占95%,体制内要求严格且商务周期较长,K12公立学校是保利威还没突破的瓶颈。   疫情之下,保利威看到,公立学校也有巨大的在线需求。“1月底,很多学校开始主动找到我们,要我们为他们的教学提供云视频服务。印象深刻的是大年初三,黄冈中学一位高三年级主任找到我们,要求我们快速提供在线课堂,然后我们用1天时间完成了接入,提供签到、答题、音视频连麦等互动功能的在线课堂。”谢晓昉将此归功于在互联网搜索渠道的广告投放和教育领域的成功案例。   对于这批从线下转型线上教学的公立学校新客户,谢晓昉的明显感受是老师线上教学的问题。谢晓昉告诉记者:“大部分线下的老师没有直播软件的操作经验,并且对在线课堂缺乏感知能力,进入在线教室后,不了解学生的状态,这是最要命的。”   除了咨询服务之外,还需要有人员花更多时间专门对老师进行直播软件操作培训。事实上,疫情带给保利威最大的问题就是服务人员不足。   在“全民宅”的大环境下,全国2亿中小学生只能线上学习,巨大的免费流量涌入线上被视为对在线教育的空前测试,这是一个巨大的消费需求。疫情结束之后,如果把已经培养起来的在线需求和模式继续下去,创造新的在线教育,有可能产生新的在线教育巨头企业。   IT桔子数据显示,2020年1月和2月,教育领域的投资总量为69起,投资金额为77亿元,相比去年同期70起案例获92亿元投资,这次疫情让教育领域资本端也看到了需求。   多位投资人均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投资关注长期回报,疫情作为短期因素并不会影响投资机构的投资策略。目前疫情的确影响了投资节奏,但疫情结束后还是会恢复常态。   凯辉创新基金投资总监丁立俊认为:“教育服务的线上化交付被这次疫情激发迅速普及,但是简单的线下、线上场景切换,依然无法解决教育服务个性化和标准化之间的矛盾。讲师资源、班主任资源,仍旧是瓶颈,并且线上管理效率反而会更低。我们重点关注科技与教育的结合,通过科技部分化解线上教育个性化与规模化的矛盾,比如最近投资的叮咚课堂,虽然公司只有两名全职外教,通过AI技术的赋能,能规模化供给强互动性的个性化学习体验,每天能为几万名少儿提供学习课程。”   头头是道基金投资总监陈凤娇则认为:“从需求端来说,肯定是需求更大的优先级更高,比如说K12、素质教育等比较大的品类,优先级更高。我们认为,下沉市场相对‘蓝海’,有很大的需求,我们也在思考什么样的产品形态更能满足这部分的需求。”   “现在对于资金充沛的基金来说是个好时机。从供给角度看,对于募资压力大的基金而言,【恒指期货直播室】投资会更加谨慎。考虑到同时还需要服务被投企业,投资速度会有所放缓,投资的竞争更少。从需求上看,越来越多的企业在这次疫情中意识到资金储备的重要性,同时危机中也需要有更多资源的股东,融资需求会增加。”凯辉基金投资总监徐真对记者分析道。   注:本文内容来自网络 赞 0 赏 分享


回顶部